华裔钢琴教师性侵5学生事件:被告辩称只是摸摸肩、碰碰手,为了纠正学生弹琴姿势

华裔钢琴教师被控性侵的案件,被告陈永平(Yung Ping David Chen,译音)昨日在庭上自辩,指他的教学方式需要与学生有身体接触,但只限于肩膀、手臂等部位,强调绝对没有侵犯她们。被告承认曾亲吻其中一位事主的额头,解释是为了鼓励对方,待她如孙女般。另外,被告作供时称,他的教琴方式严厉,知道不少学生都憎恨他。

现年68岁的陈永平昨日首度出庭作供,称他出生于台湾,小时候与父母搬至新加坡居住,父亲是中学校长,母亲是钢琴教师,他自小学琴并接受严厉的教育,父母对他要求很高。他19岁时到美国进修,其后并在巴西一间生物国企公司工作,并开始兼职教琴。直至1986年移居温哥华,并于1999年转为全职钢琴教师,学生有95%为华裔。被告1978年与现时的妻子结婚并育有两女,孙女现时已经5岁。

被告自辩时多次解释他的教学方法,指自己是一位严师,会迫学生跟随他的方法学习,讲求效率和结果,当学生出错时会立刻喝停对方,并大声责骂,有学生曾经被他骂哭,亦有学生愤而离开,再没有回来。

对于5位受害人对他的指控,被告一律否认,并反驳事主在庭上的供词,指她们说谎。被告说,上课期间他会拍打学生的肩膀和手臂,或举起学生的手肘,提醒他们弹琴时要放松身体。当学生弹琴时把肩膀和双手提高时,被告便会把手伸到对方的腋下,告知学生要放松并把肩膀放下。另外,他又会轻拍学生的背部数拍子,以及移动他们的腰部,纠正坐姿。被告说,这样的教学方法能更有效让学生明白要诀。

被告称从来没有触及学生的胸部,就算碰到也只是个意外,强调他对学生绝对没有性方面的意图。被告其后承认曾经亲吻首位受害人的额头,指这是出于鼓励,称赞她有好表现,就好像对待他的孙女一样。

被告续说,上课时妻子和女儿都在屋内,家人更不时走入教琴室送上食物和饮品,而女儿亦会和正在等候上课的学生玩耍。

被告称他的教琴方式严厉,知道不少学生都憎恨他,但被告说并不在乎,因为他只需向交学费的客人、即学生的父母交代,而父母总是希望子女赶快学好钢琴,因此他不容许浪费上课时间。

控方律师之后质问被告腋下是否敏感部位,而把手伸到腋下又是否恰当,被告指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问题,强调这教学方法十分有效。被告又指,不会亲吻年纪较大学生的额头作为鼓励,又指若对方已10岁便不会这样做,控方续问是否知道案发时首名事主已11岁,被告回答知道。

陈永平涉嫌在1994年至2013年期间,于家中教授钢琴时侵犯5名女学生,被控性侵﹑性猥亵触摸等9项罪名。

多番打断律师提问庭上示范弹琴兼唱歌

案中被告陈永平昨日接受控方盘问时,多次打断并抢答律师的提问,导致主审女法官介入要求被告先让律师完成提问。

控方问被告为什么觉得有些学生愚蠢,曾多次被问及同一问题的被告突然反问控方律师,说「当有学生每星期将同一个错误重复5次而没有改善时,你不会称他愚蠢吗?」此时,主审法官开口向被告解释,指他出庭是要回答问题,而不是提出问题。

其后控方律师提问到一半时,被告突然打断控方提问并回答说「没有」,控方要求让他先完成问题,被告便反驳说已经知道他的问题。法官此时再度介入,说她并不知道问题的完整内容,请被告「帮帮她」,让律师完成提问。

另外被告在庭上,多次把面前的桌子当作琴键,向法官示范正确的弹琴手势和坐姿,当要表达不同曲目旋律的分别时,更在庭上高声哼唱了一段。

以上内容转载自
 明报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