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钢琴教师性侵5学生事件:控方指责被告编故事,辩方称女学生证词不准确

68岁华裔钢琴教师陈永平(Yung Ping David Chen,译音)被控性侵5名女学生的案件,经两个星期的审讯后控辩双方昨日完成结案陈词,法官押后到下星期五宣判。辩方律师指事隔多年,女事主供词的准确性低,又认为事主所描述的侵犯行为只是无意的身体触碰,而控方就反指被告的供词并不可信、不合常理,为了逃避刑责而编造故事。

辩方律师首先陈词,他多次向法官强调不会质疑5名作供事主的诚信,但认为部分案情已事隔多年,证人未必能够完全准确地叙述事发经过,而她们作供时都承认有些细节未能确认,记忆亦模糊,因此不能成为本案的有力证人。

至于最近期的指控,即首名证人供称在2013年上钢琴课时遭被告触摸胸部的事件,辩方律师表示所有指控只是事主的一面之词,不能排除证人所指的侵犯行为,只是无意的身体触碰。

律师续说,该名事主作供时曾表示不喜欢被告触及她身体的任何部位,包括因教学需要而要触及的背部和腰间,因此认为事主只是讨厌被告的教学方式。

辩方又指,第2名作供证人的供词前后矛盾,指她在庭上供称每次上课都遭到侵犯,但根据警方的口供,证人当时只表示偶然会被触摸,而其他证人在描述事发经过时都无法提供细节和时序,因此证人口供的准确性成疑。

辩方又指,上课时钢琴室的门虽然关闭但没有上锁,而被告的妻子一般都会在家中,随时进入钢琴室送食物和饮品,因此被告与学生并非完全独处,被告亦没可能冒险犯案。他说在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情况下,要求法官判处他的当事人所有控罪不成立。

控方陈词时则重点质疑被告供词的可信性,指陈说谎以及显得心虚。控方指,陈在庭上自辩时多次打断控方提问,又答非所问,故意把焦点转到他的教学技巧和专业上,企图转移视线。被告曾多次表示因为事隔久远,教过的学生又多,所以不可能记得细节,但当接受控方盘问时,却突然记起所有细节。另外,陈曾供称要懂得避忌,所以不会亲吻10岁以上学生的额头,控方随即提出指事主案发时已12岁。被告当时回答指,因为该名事主曾见过他亲吻孙女的额头,并说「我喜欢」(I like it),所以相信事主并不介意。控方指,被告的回答令人难以相信,认为他编造故事将侵犯行为合理化。

控方又指,被告解释将手伸到学生腋下,以提醒他们弹琴时要放下肩膀的做法不合常理,认为被告是听取事主供词后而捏造的解释。相反,控方指5名事主的证供可信,强调她们没有诬蔑被告的动机,虽然她们记不起案发时的一些细节,但却能仔细描述被侵犯的过程,足以证明被告罪名成立,而在控方陈词期间,陈永平在犯人栏内不时摇头。

法官听取双方理据后,将案件押后到下星期五宣判。

被告陈永平涉嫌在1994年至2013年期间,于家中教授钢琴时侵犯5名女学生,被控性侵﹑性猥亵触摸等9项罪名。

以上内容转载自
 明报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