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首次命令性侵犯支付受害者律师费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去年,安省法官Marvin Zuker对性侵犯Mustafa Ururyar进行刑讯时,作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判决。他判决Ururyar支付受害者,同为约克大学学生的Mandi Gray的8,000元律师费。Mandi Gray在审讯前和审讯中雇佣了自己的律师来协助自己。

该判决受到上诉,上诉聆讯将于3月14日进行。

这个案例有可能对受害者和犯罪嫌疑人们都带来深远的后果。

刑事律师协会(the Criminal Lawyer’s Association)说,这个裁决不公正,因为那些受到指控但是脱罪的人们并不能要求公诉人赔偿他们的律师费。
该协会同时说,现在有资源可以帮助受害者。受害者和证人援助项目(the Victim Witness Assistance Program),还有公诉人,都能在诉讼中给受害者提供帮助和指导。

如果受害者和脱罪的被告想要得到金钱赔偿,他们应该到民事法庭去起诉。

本案被告Ururyar的上诉律师对此观点表示同意。

本案受害人Gray同意自己的身份被公开。她说,雇一名律师是她作出的最好决定,她认为完全必要。

她在电邮里说,“受害者不可能有信心和公诉人或者受害者和证人援助项目的人士讨论案情,你说的任何东西都可能被透露给坏人。”

她的律师David Butt说,罪犯赔偿受害者的治疗费被认为是恰当的。他认为为原告提供的法律服务是另一项关键服务。这项服务能帮助原告应对带来孤独,损害和创伤的诉讼过程。

他同时说,脱罪被告不获公诉人赔偿的情况和受害者获赔的情况大不相同。

“如果要公诉人对脱罪被告进行赔偿,会对追求正义带来强大的财务阻碍。这在政府资源紧张时还会剧烈损害公众利益。”

以上内容转载自
 星岛日报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