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C报告:留学生毕业后仅16%决定留在加拿大,27%选择回国

卑诗大学(UBC)一名华裔博士生发表研究报告,指留学生毕业后选择回国或留在本地生活,与他们对于「家」的观念有关。报告指16%的学生决定留下来,是因为已与加国产生连系,有27%的留学生决定回国,是因为心系原居地的家人朋友。但是超过半数的学生表示未有决定,指自己可以「四处为家」,甚至觉得「无处为家」。报告解释,随着大学生的国际视野不断扩阔,他们有信心可以在任何国家落地生根。另外,决定回国的中国留学生较选择留下来的多近一倍,但未有决定的仍占大多数,达到43%。

撰写该报告的卑大华裔博士生吴志明本身也是一名中国留学生,他说学界已经有很多关于留学生到哪国升学的研究报告,但甚少探讨留学生毕业后的去向,因此触发他展开研究。他的研究团队访问了232名来自50个国家的卑大留学生,以了解他们毕业后的打算及有关原因,结果发现16%的学生选择留下来,27%决定回国,而多达57%的人尚无决定。

「家」的观念影响去留抉择

吴志明表示,受访者在决定去留时十分着重「家」的观念,选择留下来的学生指在本地建立了人脉和感情的联系,而愈感到受欢迎,毕业后继续在本国生活的意愿会愈大。

吴志明说,这显示若加拿大政府希望吸引更多留学生成为本国公民,就必须在大学、社区等营造一个欢迎留学生的气氛,同时在移民政策上亦要帮助他们实现家的愿望,例如放宽留学生申请移民的条件或签证限制等。

报告指出,选择回国的留学生占27%,主要原因是心系原居地的家人和朋友,又或者有一种要回国作出贡献的爱国情操。在受访的35名中国留学生当中,有13人、即37%选择毕业后回国,比率是所有受访国家之中第二高,仅次于日本的50%,而会留下来的虽然只有7人、即20%,但亦较平均比率高,而受访的18名日本留学生中,并无一人表示会留下。

报告指,来自中国和日本的留学生倾向回国,是因为无法冲破语言障碍以及未能融入本地文化,甚至感到受歧视。其中一名受访的中国留学生称,不懂得如何成为加拿大或西方文化的一分子,又认为这是留学生普遍的感受。

中国一孩政策亦成影响因素

吴志明并认为,中国的一孩政策令留学生有一种要回国照顾父母的责任感。

报告指多达57%的留学生表示对去留未有决定,中国留学生在这类别的比率也有43%,占了大多数。吴志明表示,以前留学生毕业后只会决定留下来抑或回国,但随着大学生的国际视野不断扩阔,不少人曾于多个国家留学,因此不再局限于上述两个选项,有信心可以「四处为家」。吴志明又指,若中国留学生希望到新加坡工作,他们会先到美加留学深造,之后再到新加坡找工作,流动性较以前大。

但是报告亦指出,部分未有决定的留学生是因为觉得自己「无处为家」,因此未决定去留,亦对自我身分认同感到混乱。一名来自也门的受访留学生说,她曾「停留」过太多国家,对她而言,「家」只是一个能安睡的地方,因此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能让她有家的感觉。

决定去留视乎个人因素

有曾经在温哥华留学的人士表示认同报告中所说,留学生毕业后已不再局限于去或留,指他在中国和温哥华都有家人和朋友,因此过去几年来都在两地生活。但亦有前留学生表示,在考虑去向时,家人的比重已经不及以前那么大,反而工作前景比较重要。

在西门菲沙大学(SFU)毕业6年的前留学生Michael表示,在温哥华生活期间,认识了不少朋友,并结识了现时的女朋友,但是为了要接管父亲在中国的生意,毕业后不得不回国工作。他说很认同报告中所说,留学生的国际视野扩阔了,毋须一定要在去或留中作出抉择,正如他本人,虽然父母在中国,但他已在温哥华置业,过去几年都穿梭两地生活。

另外,3年前毕业于卑大的孙女士,完成学业后决定留下来工作,与住在中国的父母分隔两地。她说,上一辈的人会觉得亲人在哪,家就在哪,但是现时她和她的同学们都觉得工作前景是更重要的考虑因素,有人回国发展,但亦有找到理想工作的人选择留下来,加上父母都比较开通,接受子女长期在国外打拼,希望能够独立成材。

孙女士又说,中国政府近年也积极游说留学生回国发展,所以政府政策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以上内容转载自
 明报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