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温华裔撕票案判决:被告误杀被判14年,法庭披露案件详情

北温前年9月发生的中国移民孙鹏(Peng Sun,译音)被人绑架撕票案,卑诗最高法院法官昨日称此案「骇人听闻及令人悲痛」,接受检控官和辩护律师达成的刑期共识,重判案中被控误杀、非法禁錮及勒索等罪名的华裔被告张田义(Tian Yi Zhang,译音)14年监禁。

检控官赫曼森(Jeremy Hermanson)指出,张田义向孙的父母勒赎1200万元人民币,即使在得知孙已死之后,仍继续拨打电话向孙在中国的父亲要求赎金,令孙的父亲前后付出共34万加元,后来只寻回约5万加元。

张田义昨日在庭上先承认一项与孙鹏案无关的非法禁錮罪名。该罪行发生在2015年9月9日,地点在列治文,遭到非法禁錮的事主為高飞(Fei Gao,译音),事主后来得以自行逃脱。

张田义总共承认4项控罪,分别是误杀、对孙鹏的非法禁錮、勒索孙鹏父亲孙昌(Cang Sun,译音)及孙的母亲李华(Hua Li,译音),以及非法禁錮高飞等。

检控官赫曼森对每项控罪均作出刑期建议,包括误杀罪判14年、对孙鹏的非法禁錮及对孙鹏父母的勒索刑期各為7年、在列治文对高飞的非法禁錮判3年,所有控罪判刑均同期合併执行,最高刑期為14年。张田义已被拘禁767天,扣除已坐牢天数,实际只需坐牢11年又329天。

赫曼森向法官说明主要案情时说,张田义和孙鹏于2012年结识,张田义在2015年9月27日以派对為由,引诱孙鹏到张田义叔叔的北温空屋。

孙鹏驾驶白色宾利(Bentley)豪车与会,还带了礼物送给张田义。张田义这时带着孙鹏进入房屋,走到地库一个以胶布封贴的房间。房间内已有几个人等待,随即将孙鹏綑绑禁錮。

张田义在当天8时30分至隔天凌晨1时之间,打了多通电话给孙鹏在中国的父母,要求家人付1,200万人民币的赎金,约250万加元。张田义还将电话交给孙鹏,让孙鹏告诉父亲「爸爸,有人拿枪对着我的头,他们要钱。」

在另一通电话中,张田义甚至告诉孙鹏父亲,如果他们不给钱,则会将孙的手指头「一次一根的切掉」。后来孙鹏家人总共匯款34万加元,至张田义指定在中国一间银行的帐户。

赫曼森说,张田义在28日凌晨零时重回地库房间,已看到孙鹏被人用电枪攻击后动也不动,后来确定孙鹏已死。验尸报告指孙鹏是被人以胶绳勒颈致死,张田义则未目睹孙被勒经过。

赫曼森称张田义和两名绑匪,于28日凌晨1时30分左右,将孙鹏尸体从屋内搬至宾利车厢。当他们在搬动尸体时,张田义意外拨打911电话,但很快掛断。

赫曼森说,孙鹏妻子认出打勒索电话的人是张田义,警方因此取得紧急监听授权,从28日凌晨2时开始监听张田义的电话。张田义被监听后不久又打电话给孙鹏家人,询问赎金是否已匯出。孙父曾要求和儿子说话但被拒。

张田义于28日下午5时打给孙父,要求必须在北京时间凌晨2时缴付所有赎金,否则会「解决你的儿子」。

孙父后来再度要求与孙鹏说话,张田义一直到晚上10时才回电。孙父当时要求与儿子对话,张田义则播放一段录音:「爸爸,你救我,给他们钱」,总共放了两遍。

孙父不相信这是儿子的声音,且要求张田义让孙鹏说姐姐的生日,张田义拒绝此要求,并给了孙父另一个匯款帐户。孙父那时相信儿子已死,所以未记下该帐户。

张田义除了继续打电话勒赎孙鹏父母,更在29日凌晨3时与另一名共犯驾驶张田义岳母的汽车前往宾利所在地点,准备将孙鹏尸体转移,遭到一路跟踪的警察拘捕。赫曼森透露,张田义直至被捕时,共因帮助勒赎而收到9,800加元。

张田义律师米尔本(David Milburn)向法官求情时指出,张田义参与犯罪之前并未预期孙会死亡,孙被勒死时亦未在场,过程中也未使用枪械,之前也不曾有过犯罪纪录。

今年24岁的张田义在2010年与父母一同移民,有永久居民身分,在2011年时返回中国完成大学学业,并在2014年时返回加拿大,已婚且有一名15个月的儿子。

读道歉声明 被告感羞愧后悔

张田义昨日在庭上向法官宣读中文道歉声明,说他充满羞愧、后悔及自责,毁灭了自己人生并伤害许多人。他并深深向孙鹏父母道歉,坐在旁听席的孙父及孙母低头不语,孙母则不时抹去眼角的眼泪。

坐在被告栏的张田义昨日站起身宣读中文道歉声明,用非常清晰的声音说「我站在这里,充满了羞愧、后悔和自责,我毁灭了我的生活,与此同时,还伤害了很多人。」

他称每当想到所作所為导致悲剧发生,都对自己感到厌恶。他对孙鹏的父亲孙昌及母亲李华感到深深抱歉,认為人死不能復生,他的错误永远无法被纠正。他也对伤害自己的家人,包括还是婴儿的儿子感到抱歉,称入狱之后会信基督教,每天都祷告祈求上帝原谅。

卑诗高院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接受张田义因犯罪而厌恶自己的说法,但因罪行重大,重判张田义14年监禁。

孙父护子无力自责 孙母终日以泪洗面

孙父在向法庭提交的受害人影响声明中说,孙鹏年幼时救他一命,但他却未能在最危险的时候保护爱子,令他感到无比内咎。法官针对孙父的自责,在判决时特别提出「这并不是你的错,请毋须自责」。

孙父在声明中说,1993年出生的孙鹏,像是上天赐给他和妻子的礼物。他称孙鹏天资聪颖,因此送孙鹏去读双语学校,细心栽培,长大后可让他对社会作出贡献。

孙父说孙鹏生性善良,小学时因同学带了一隻乌龟到课堂上等待解剖,哭着救下乌龟且将其放生。又称一次全家爬山,他在路上心臟病发,孙母不知所措。仍在小学的孙鹏抱着孙母出言安慰,并四处求助终于救了他。

孙父说,儿子被杀害时只有22岁,刚与妻子结婚两年,曾希望快点让父母抱孙。但现在他不仅失去儿子,更失去抱孙的希望。孙的妻子目前仍在中国。

孙母则在声明中说,儿子被杀后感觉失去整个人生,每天以泪洗面,即使在聆讯前一晚也仍在哭泣。她说每次入睡醒来都希望见到儿子。家门只要一有动静,皆会以為是儿子回家。

以上内容转载自
 明报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