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命案陪审员压力大 留心理阴影应获专业辅导

维权者说,恐怖命案的陪审员在审讯期间受到很大的压力,留下心理阴影,应获专业辅导。

多伦多男子法兰德(Mark Farrant)现身说法,他很清楚陪审员的心情,譬如最近审结的三重谋杀案,他们听到受害人如何遇害、凶手如何弃尸。

法兰德在2014年做陪审员,耗费5个月,审理巴达克山(Farshad Badakhshan)案件。法庭最后裁定,男被告杀害他的23岁女友皮特拉克(Carina Petrache),谋杀罪名成立。

法兰德后来确诊创伤后抑郁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他现在扮演维权角色,为陪审员争取权益,在审理恐怖案件后接受专业心理辅导。

法兰德说:“陪审员要承担的一种压力,就是受隔离。陪审员是本身精神健康和状态的最佳评审员,一些陪审员可能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判断自己受到负面冲击。”

法兰德说,他完成陪审员职责后,一方面如释重负,另一方面觉得自己从真空走出来。他期待法庭开导他,给他指令,什么事情可以讨论,或是给他一份辅导员名单,协助他适应生活,但法庭没有那么做。

他说,人们不应默默受苦。

法兰德说:“在案件审结后,他们有那种感觉,就要找人倾诉,那不是负面的事。他们不应觉得,那是永久的负担,仿佛他们有一种感觉,那是他们的问题,就是那样,把那些情绪压在肚子里。”

“有些人或者以为……那是他们应与受害人家人一同承受的担子,实情并非如此。”

安省政府上月推出免费谘询服务,转导陪审员。陪审员如有需要,可在案件审结后,或是死因研讯庭结束后寻求辅导。

以上内容转载自
 明声报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