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律师助纣为虐,帮客户利用房市洗钱

在温哥华房市火热期间,国际洗钱成了加拿大政府反洗钱机构的重点关注内容。期间有很多漏洞被发现,包括律师行业的监管问题。

加拿大反洗钱机构Fintrac从2012年至2016年6月间,对全加823家地产公司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在执行反洗钱及反恐融资控制政策时,468家公司违规“严重”,28家公司违规“非常严重”。

法规对律师网开一面

按加拿大反洗钱政策规定,银行、地产经纪及开发商等,如果发现可疑的金钱交易,须要向Fintrac报告。不过,法规对律师网开一面,理由是律师须要保守客户的秘密。卑诗省的律师认为,他们可以通过自律来应对洗钱风险。

不过,越来越多的国际行家认为,加拿大律师在运作中的漏洞,在发达国家中是独一无二的,这使得加拿大政府增加了防止洗钱的难度。

据《温哥华太阳报》报导,来自渥太华的消息来源称,联邦政府的金融管理部门正在制定法律修正案,把加拿大律师加入到国家的反洗钱系统。虽然政府部门不透露详情,但涉及的改变,可能是要求律师在报告可疑交易时,需要提供更多信息。该修正案将如何解决客户保密问题,尚不清楚。

最近发表了一份关于透明度国际报告的作者罗斯(Adam Ross)说:“必须有一种解决方案,使律师在不牺牲律师—客户特权(客户保密)的前提下,在尽责及符合反洗钱规则上达到更高的标准。”

律师自律不够 执法力度不足

温哥华房市曾经的疯狂,反映出卑诗省相关法规的漏洞及执法力度不足问题。地产行业不但有规则漏洞,也普遍存在有法不依的问题。面对国际洗钱可能性大的房市,卑诗省政府加强了对地产从业者的监管力度,收紧了规则,也加强了处罚力度。

据《温哥华太阳报》报导的对于自称通过自律能应对洗钱问题的卑诗省法律界,罗斯说,“律师公会声称他们有防止洗钱的规则,但这些规则不强,不透明,几乎从未被执行”。

他说:“除非律师公会要求其会员做更多,并开始执行这些规则,否则,数十亿元的资金将继续通过律师信托账户洗白,不会有任何后果。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所说的自律不起作用。”

现金交易

卑诗省律师公会发言人佐丹(David Jordan)表示,律师必须提供信托账户活动的年度报告,以证明他们符合卑诗省律师公会的规定。如果公会在这些报告中发现有不合规问题,可以对有关的信托账户进行审计,信托账户也会受到随机审计。律师公会也有针对大额现金交易的规则。

2014年,Fintrac聘请会计师行Grant Thornton调查洗钱问题,并优先调查地产业。结果发现,地产业的洗钱风险,包括涉及律师和法律信托基金的买家隐瞒漏洞、“大量现金交易”、缺乏“质量或道德基础”及不遵守规则。

因为对地产行业报告可疑交易不满意,Fintrac大幅增加了对温哥华地区的审查。但当地地产业解释,大部分地产公司不再收超过1万元的现金,而是由律师收这些钱,但律师不受Fintrac要求报告的规定约束。

温哥华华裔律师被告上法庭

温哥华华裔律师郭红(音译,Hong Guo),因其信托账户被盗走了750万元(加元,下同),现在正被一些华人投资者及卑诗地产专业人士起诉,要求她赔偿210万元的损失。

郭红强调她本人是受害者,因为银行信托账户被盗,无法完成客户委托的事务。在法院文件中,郭声称她的前记账员与法律助理勾结,非法盗用了其信托账户上的钱。郭红因此提起一宗民事诉讼,控告这两名前员工盗取几百万元,并在本拿比赌场将部分钱财换成现金,然后逃回中国大陆。

据卑诗省最高法院的文件显示,大约四年前,郭红的中国投资客户从海外将数千万元现金汇入她的法律信托账户。然后,由郭红个人拥有或持有股份的各种卑诗省空壳公司,被用来将这些资金投入到各种土地和资源交易中。

资金来源不明

其中最大的一个交易是,中国投资者在2013年购买了列治文Minoru大道上的3个土地物业,用于公寓开发。该项目后来因财政原因停顿,投资者想在当地借钱,但因“整个交易看起来可疑”而遇到困难。该项目的一些投资者想出售土地拿回投资,另一些投资者则想留住土地,他们正在法院里争辩,到底是谁投入了这些资金。

郭红和她的业务伙伴孙艾伦(Allen Sun)对簿公堂时,孙艾伦质疑汇入郭红信托账户的2,000万元的真正主人。郭的一名客户徐中平(音译,Zhongping Xu)声称他是主人,但其他投资者称,这笔钱大部分属于甄立(音译,Li Zhen)及2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

孙艾伦的代表律师在法庭问徐中平,证据显示这些钱来自甄立,甄立是谁?徐中平回答说,甄立是他的朋友。当律师继续问这笔钱是否来自中国及如何获得这些钱时,徐中平说,“我不会给你提供在中国的文件”。

来自孙艾伦的的证词称,“为做这笔交易而汇入的资金来自离岸的一个完全不为人知的来源”,“数十万流入和流出郭红信托账户的钱,收款人身份不明,其中有35万元给了徐中平”。

《温哥华太阳报》的报导称,郭红在接受Postmedia采访时坚持认为,她和她的客户在相关的列治文土地交易中没有犯错。

无独有偶

佐丹称,卑诗省律师公会正在告另一名温哥华律师格尼(Donald Gurney),指他在2013年5月至11月间,允许25,845,489元的离岸资金流入他的信托账户,但并未提供大量的法律服务。公会称,格尼没有问金钱来自何处就接受了。

律师公会的代表律师在听证时称,如果他们没有保护法律账户免受滥用,必须有强有力的专业处罚,以确保公众对律师行业的信心以及这行业的自我监管能力。

以上内容转载自
 DJY 了解更多

全部评论

我有话说: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